外国历史名人笑话

展开全部

  总统保密
  罗斯福任美国总统以前,在海军部供职。某日,一位朋 友问及海军在大西洋的一个小岛筹建基地的秘密计划。 罗斯福特意向四周望了望,然后压低声音问:“ 能保守 秘密吗?” “当然能。” “那么,”罗斯福微笑着说,“我也能。”
  还要 上一条
  在一次制定美国宪法的会议上,有位议员说:“在宪法里 要规定一条:常规部队任何时候都不得超过5000人。” 华盛顿平静地说:“这位先生的建议的确很好。但我认为 还要 上一条:侵略美国的外国军队,任何时候都不得超过 3000人。”
  永远看不见 了
  青年时代的林肯在伊利诺斯州的圣 蒙 入民兵。上 指挥官是一个矮个子,身高只有四英尺多一点,而林肯的身 材特别高大,大大超过指挥官。 由于林肯自己觉得身材高,他 惯于垂着头、弯着腰走 路。上 看见他那弯腰曲背的姿势十分生气,把他找来训斥 一顿。 “听着,阿伯,”上 大声喊道:“把头高高地抬起来, 这家伙!” “遵命,先生。”林肯恭敬地回答。 “还要再抬高点。”上 说。 “是不是要我永远这个 子?”林肯问道。 “当然啦, 这家伙,这还用问吗?”上 冒火啦。 “对不起,上 ,”林肯面带愁容地说,“那么只好与 说声再会啦, 为我永远看不见 了!”
  赞美胡子
  一位贵族夫人傲慢地对法国作家莫泊桑说:“ 的小说没 什么了不起,不过说真的, 的胡子倒十分好看, 为什么 要留这么个大胡子呢?”莫泊桑淡淡地回答:“至少能给那些 对文学一窍不通的人一个赞美我的东西。”
  摇自己的头
  在英国议会开会时,一位议员在发言时见到坐席上的丘 吉尔正摇头表示不同意。这位议员说:“我提醒各位,我只是 在发表自己的意见。”这时候丘吉尔站起来说:“我也提醒仪 员先生注意,我只是在摇我自己的头。”
  都错了
  维特门是哈佛大学毕业的著名律师,当选为州议员。有 一次他穿了乡下人服装到彼士顿某旅馆,被一群绅士淑女在 大厅里看到了,想戏弄他。维特门对他们说:“女士们,先生 们,请允许我祝愿 们愉快和健康。在这前进的时代里,难 道 们不可以变得更有教养、更聪明些吗? 们仅从我的衣 着看我,不免看错了人, 为同 的原 ,我还以为 们是 绅士淑女,看来,我们都错了。”
  刷新纪录
  有一次,一位记者问塔夫脱总统的准确体重是多少。 “我不会告诉 的。”塔夫脱用雷鸣般的声音回答,“但 要知道,有人也问过议长里德,他回答说,真正有教养的人 的体重不应超过200磅。可我已刷新这个纪录,达到300磅了。”
  总统的衣服
  美国第三届总统托马斯·杰斐逊,他自始至终把自己看 作是平民的一员,在担任总统时,每天下午,他都要独自骑 马到华盛顿郊区去漫游,与人民群众进行广泛接触。 一天,杰斐逊碰到一个康涅狄 州人。此人见杰斐逊骑 着高头大马,衣着平常,以为他是一个马贩子,便与他聊了 起来。说着说着,扯到了新上任的总统。对方说:“杰斐逊 花钱大手大脚。他的每个指头都戴着戒指。把他的衣服卖了, 换回来的钱可买回一个种植园外 两只手表。” 杰斐逊听了哈哈大笑说:“总统平时穿的衣服还没有 漂亮哩!如果 不相信,我陪 去见见他。” 当他俩骑马来到白宫门厅时,仆人赶忙向杰斐逊打招呼: “总统先生!” 那个同行的人一下惊得目瞪口呆。
  该面对战火
  一天晚上,华盛顿与 位客人坐在壁炉边聊天, 背后 的壁炉烧得太旺,华盛顿感到太热,就转过身来,脸朝壁炉 坐下。在座的一位客人开玩笑说:“我的将军,您应该顶住 战火才对呀,怎能畏惧战火呢?” 华盛顿笑着回答:“您错了。作为将军,我应该面对战 火,接受挑战,假如我用后背朝着战火,那不成了临阵脱逃 的败将了吗?”
  给傻瓜让路
  有一天德国大诗人歌德在公园里散步,正巧在一条狭窄 的小路上碰上了一位反对他的批评家,那位傲慢 礼的批评 家对歌德说:“ 知道吗,我这个人是从来不给傻瓜让路的,” 机智敏捷的歌德回答说:“而我却恰恰相反。”说完闪身让 路,让批评家过去。
  我看它们是会 染的
  林肯非常讨厌那些前来白宫 叨叨,要求一官半职的 人。一天林肯身体不适,但有一个家伙赖在林肯身边,准备 坐下来长谈死 。 正好这时总统的医生走进房里,林肯一面向医生使眼色 暗示,一面向他伸出双手,问道:“医生,我手上的斑点到底 是什么东西,我全身都有。我看它们是会 染的,对吗?” “不错,非常容易 染。”医生说。 那家伙听了,马上站起来说:“好吧,我现在不便多留了。 林肯先生,我没什么事,只是来探望 的。” 那家伙走后,林肯在房里笑得前仰后合。
  忍耐15分钟
  林肯的妻子玛丽·托德·林肯做了总统夫人之后,脾气 愈来愈暴烈。她不但随意挥霍,还常对人大发淫威,一会儿 责骂做衣服的裁缝收款太多,一会儿又痛斥肉铺、杂货店的 东西太贵。 有位吃够了玛丽苦头的商人找林肯诉苦。林肯双手抱肩, 苦笑着认真听完商人的诉说,最后 可奈何地对商人说:“先 生,我已经被她折磨了15年, 忍耐15分钟不就完了吗?”
  反治其身
  一个诗人 作品不被人注意而求助于英国作家王尔德: “这帮 耻的家伙!居然以默不作声掩饰他们的 能。王尔德 先生,我该怎么对付他们?” “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。”王尔德轻轻地回答。
  只选其一
  有人去白宫拜访第二十六届总统西奥多·罗斯福,罗斯 福的小女儿艾丽丝在办公室跳进跳出,不时打断他们的谈话。 那人抱怨说:“总统先生,难道 连艾丽丝都管不住吗?” 罗斯福 可奈何地说:“我只能在两件事中做好一件。要 么,当好合众国总统;要么,管好艾丽丝。既然我已经选择 了前者,对后者就 能为力了。”
  只给20分钟
  1910年,西奥多·罗斯福下野后,作为威廉·塔夫脱总 统的特使,参 英国国王爱德华七世的葬礼,并安排葬礼后 与德国皇帝会晤。德皇傲慢地对罗斯福说:“2点钟到我这里 来,我只能给 45分钟时间。” 罗斯福回答说:“我会2点钟到的,但很抱歉,陛下,我 只能给 20分钟。”
  幽默太太
  1948年杜威和杜鲁门竞选美国总统。民意测验中,杜威 遥遥领先,胜券在握。他在准备祝捷时问太太:“ 就要跟美 国总统同榻了,有何感受?”太太答:“荣幸之至,简直等不 及了。”出乎意外,这次选举杜威失败了。太太说:“请问, 是我到华盛顿去,还是杜鲁门到这里来?”
  康德的惊讶
  一位熟人正同一位妇女告别,康德问他:“这是 的未婚 妻?”“是的。”这位熟人回答,“ 对于我的选择感到惊讶 吗?”康德笑着说:“不,我惊讶的是她的选择。”
  “谁能考我呢?”
  有人问美国大学问家葛特里奇,为什么他这 一位伟大 的学者却从未获得博士学位。他回答:“谁能考我呢?亲爱的 先生!”
  账目清楚
  柯立芝刚上任总统时,管理白宫的官员带他巡视白宫。这 位官员指着一处烧焦的大梁说,那是1812年战争时被英国军 队烧的,建议应该尽快更换。 柯立芝考虑了一下,说:“好吧,但别忘了把账单寄 给英王。”
  有来有往
  萧伯纳为庆贺自己一则新剧本的演出,特发电报邀请丘 吉尔看戏:“今特为阁下预留戏票数 ,敬请光临指教,并欢 迎 带友人来,如果 还有朋友的话。”丘吉尔立即复电: “鄙人 故不能参 首场公演,拟参 第二场公演,如果 的 剧本能公演两场的话。”
  问梅
  一位朋友问大仲马:“ 苦写了一天,第二天怎么仍有精 神呢?”大仲马说:“我 本没有苦写。我并不制 小说,是 小说在我身内制 着它们自己。”“那是怎么一回事呢?”“我
  爸爸早结婚了
  有一次弗洛伊德对他的大女儿说: “我感觉到,近两年来 在为一件事犯愁, 认为自己不 够漂亮,找不到丈夫。我可没把这当回事,在我眼里, 很 漂亮。” 他女儿笑了笑回答:“可 不能娶我,爸爸, 早已结婚 了。”
  问夫人
  法拉第是近代磁学的 基人,但是在电灯、电动机、电 话发明之前,不少人还怀疑电的用处。一位贵妇人在法拉第 讲演后挖苦说:“教授, 讲的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处呢?”法 拉第诙谐地说:“夫人, 能预言刚生下的孩子有什么用吗?”
  有问必答
  英国科学家达尔文在一次宴会上恰好和一位美貌的女士 坐在一起,女士以戏谑的口吻说:“达尔文先生,听说 断言, 人类是猴子变来的,我也属于 的断言之列吗?”达尔文彬彬 有礼地答道:“当然喽!不过, 不是一般的猴子变的, 是 由长得非常迷人的猴子变来的。”
  以鸟喻人
  音乐家西贝柳斯同一位批评家在公园散步,这时小鸟在 枝头婉转歌唱,批评家说:“它们才是这世上最有才能的音乐 家。”不一会儿一只乌鸦飞来,西贝柳斯说:“它才是最优秀 的批评家。”
  讥我讽
  法国名人波盖取笑美国人历史太短,说:“美国人没事的 时候,往往喜欢怀念祖宗,可是一想到祖父一代,就不能不 打住了。” 马克·吐温回敬说:“法国人没事的时候,总是想弄清他 们的父亲是谁,可很难弄清。”
  梳头的方式
  德怀特·艾森豪威尔总统是个秃头。他的财政部长乔治 ·汉弗莱也是个秃头。他们第一次会见时,艾森豪威尔和他 亲切地握手并且说:“乔治,我注意到 梳头的方式完全和 我一 ” 后来,汉弗莱常说他永远不会忘记艾森豪威尔那种随和 而平易近人的作风。
  里 解窘
  里 总统在一次白宫钢琴演奏会上讲话时,夫人南希不 小心连人带椅跌落在台下的地毯上。观众发出惊叫声。但是 南希却灵活地爬起来,在二百多名宾客的热烈掌声中回到自 己的位置上。 这时,里 便插入一句: “亲爱的,我告诉过 ,只有在我没有获得掌声的时候, 才应该这 表演。”
  回敬
  二次大战时,德国法西斯头目之一戈林问一瑞士军官: “ 们有多少人可以作战?”“50万。”“如果我派百万大 军进入 们国境, 们怎么办?” “那我们就每人打两枪。”
  保密
  记者向基辛 探问导弹和潜艇的情况,基辛 耸耸肩道: “我的苦处是,数目我是知道的,但我不知道是不是保密的。” 记者马上说:“不是保密的。”基辛 反问道:“不是保密的 吗?那 说是多少呢?”记者只得“嘿嘿”一笑。
  里 的雄心
  里 是美国历史上年龄最大的一位总统,他曾多次巧妙 地回击了对手对他年龄的攻击。他在公布了自己已“得老年 痴呆症,来日 多”后,突然又一次出现在一个为共和党竞 选的集会上,并说:“就目前而言,我恐怕不能竞选1996年 总统了,但这并不排除参 2000年总统竞选的可能性。”这 时,全场起立,甚至连他的宿敌也为之鼓掌。
  但愿永久和平
  1961年6月,美国总统约翰·肯尼迪与苏联领导人赫鲁 晓夫在维也纳会晤。在一次午宴上,肯尼迪注意到赫鲁晓夫 胸前挂着两枚勋 ,就问他那是什么勋 。 赫鲁晓夫告诉肯尼迪:“那是列宁和平勋 。” 肯尼迪幽默地说:“但愿 永久地戴下去!”
  自嘲
  富兰克林想做一个实验:用电流电死一只火鸡。不料接 通电源后,电流竟通过了他自己的身躯,将他击昏过去。醒 来后,富兰克林说:“好家伙,我本想弄死一只火鸡,结果 却差点电死一个傻瓜。”
  快乐的叫喊
  美国第三十六届总统林顿·约翰逊,很喜欢逗小动物玩。 一次,他当着摄影记者的镜头,揪着自己养的小猎狗的 耳朵,把它拎起来,直到小狗尖叫不止。他还说:“我喜欢听 它们叫。” 此事被全国动物爱好者协会知道后,他们群起游行抗议, 指责约翰逊虐待动物。弄得约翰逊不得不当众“澄清”这一 事实。他别出心裁地解释说:“我敢打赌,这狗叫出的声音不 是在喊痛,而是一种快乐的叫喊。”
  美化语言
  美国前总统杜鲁门在公共场合讲话时,总是不自觉地说 上 个“见鬼”和“去他妈的”。据说,一位民主党的知名女 士曾请求杜鲁门夫人劝她丈夫说话干净些, 为她刚听到杜 鲁门指责某个政治家的发言“像一 马粪”。杜鲁门夫人听后, 毫不吃惊地说: “ 不知道,我花了许多年时间,才把他的语言美化到这 种地步。”
  陪同
  1962年,肯尼迪一家访问法国。杰奎琳(肯尼迪夫人)能 说一口流利的法语,法国人民和戴高乐总统对她颇有好感。在 巴黎的最后一天,肯尼迪在夏乐宫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对记 者们说: “我觉得向在座的各位作一下自我介绍并 不当之处。本 人是陪同杰奎琳·肯尼迪到巴黎来的男士,为此,我感到很 荣幸。”
  也算演讲
  美国飞机发明家莱特兄弟,是一对很善于思索,又刻苦 钻 的好兄弟,可是他们却是一对最不善于交际的难兄难弟, 他们最讨厌的就是演讲。有一次在某个盛宴上,酒过三巡,主 持者便请大莱特发表演说。 “这一定是弄错了吧!”大莱特期期艾艾地说,“演说是 归舍弟负责的。” 主持者转向小莱特。于是小莱特便站起来说道:“谢谢诸 位,家兄刚才已经演讲过了。”

  最大的发现
  英国化学家戴维曾是大科学家法拉第的先生,他支持法 拉第的发现,并提供了帮助。当然他自己也取得了科学上三 大重要成就——电解法分离碱金属和碱土金属、确定氯是元 、发明安全灯。但当人们称颂他的发现时,他却说: “不!不!我一生最大的发现是法拉第。”
  来不及了
  幽默作家班奇利,在一篇文 中谦虚地谈到他花了15年 时间才发现自己没有写作才能。结果一位读者来信:“ 现在 改行还来得及。”班奇利回信说:“亲爱的,来不及了。我已 法放弃写作了, 为我太有名了。”
  用腿签字?
  美国有位作家某次到一家杂志社去领取稿费。他的文 已经发表,那稿费早就该付了。可是出纳却对他说:“真对不 起,先生。支票已开好,但是经理还没有签字,领不到钱。” “早就该付的款,他为什么不签字呢?”作家有些不耐 烦了。 “他 为脚跌伤了,躺在床上。” “啊!我真希望他的腿早点好。 为我想看他是用哪条腿 签字的!”
  再铺一 床
  马克·吐温喜欢躺在床上读书或写作。有一天早晨,一 个新闻记者来访问他。马克·吐温叫太太把这个人请到他的 卧室里来,太太反对说:“难道 还不应当起来吗? 自己躺 在床上,让人家站着,像什么呢?”他想了一会儿,然后同意 地说:“我没有想到这一点,那 最好叫佣人再铺一 床吧!”
  瞒岁数
  一个60岁左右的富有的单身汉,爱上一个比他年轻得多 的女子。他去请教法国的讽刺大师伏尔泰。“我想跟她结婚, 但是我怕把真实年龄告诉了她之后,会使她失望,不肯和我 结婚。所以我想对她说,我只有50岁……”“那不行!”伏 尔泰回答说,“ 应该告诉她, 已经70岁了。”
  记者春秋
  巴黎晚报的主笔拉扎雷夫,有一次对一群大学生讲到他 的经验时说:“一位新闻记者前半生是花在报道一些他们不能 了解的事情上,而后半生则是花在隐瞒一些他了解得太透彻 的事实上。”
  经验主义
  已出版两部小说的作家安妮与喜好文学的麦克争论着。 安妮终于忍不住暴躁地说道:“不,麦克, 本不知道什么 是小说。 为 连一本小说也没有写过。”“没这回事,”麦 克说道,“这 的论调实在是很差的经验主义。 想想看我不 曾生过鸡蛋,但菜肉蛋卷味道如何,我可比母鸡还清楚。”
  血统
  拿大外交官切斯特·郎宁在竞选省议员时, 幼年时 吃过中国奶妈的奶水而受到政敌的攻击,说他身上一定有中 国血统。郎宁反驳道:“ 们是喝牛奶长大的,那身上一定有 牛的血统了!”
  谢绝
  美国作曲家盖什文是个很谦逊的人。他闻名遐迩,可是 他仍然想跟意大利作曲家、《茶花女》的作者威尔第学作曲。 他远渡重洋,来到欧洲,去拜访威尔第。 威尔第见到盖什文后,虚心地谢绝说:“ 已经是第一流 的盖什文了,何苦还要成为第二流的威尔第呢?”
  哥伦布的妙喻
  哥伦布在发现新大陆后,人们为他举行了宴会。有一些 参 宴会的贵族认为他发现新大陆完全出于偶然。哥伦布拿 出一个鸡蛋说: “诸位, 们谁能把这个鸡蛋立在桌子上?” 那些贵族们左立右立,怎么也立不起来,只好求教哥伦 布。哥伦布拿起鸡蛋往桌上一磕,鸡蛋立住了。贵族们很不 服气,说这 我们也会立。 哥伦布笑着说:“问题是 们这些聪明人谁也没有在我 之前想起这 做。”
  忘却
  有人问苏 拉底:“苏 拉底先生, 可曾听说……” “且慢,朋友,”这位哲人立即打断了他的话,“ 是 否确知 要告诉我的话全部都是真的?” “那倒不,我只是听人说的。” “原来如此,那 就不要讲给我听了,除非那是件好事。 请问 讲的那件事是不是好事呢?” “恰恰相反!” “噢,那么也许我有知道的必要,这 也好防止贻害他 人。” “嗯,那倒也不是……” “那么,好啦!”苏 拉底最后说道:“让我们把这件事 忘却吧!人生中有那么多有价值的事情,我们没功夫去理会这 既不真又不好而且又没有必要知道的事情了。”
  属
  美国大画家 斯勒,有一天随 个朋友去访问伦敦的某 个百万富翁。一走进那华丽的客厅,发现墙壁上挂了一幅他 绘的画,那是他多年前的作品。他看了一下,觉得很不满意, 于是就取出画笔和颜料,在那画上用快笔 以修改。 “ 这是搞什么?”主人一见,大为震惊地说,“ 是 谁,敢在我的画上乱涂!” “ 的画?” 斯勒不动声色地回答道,“ 以为付了 钱就成为 的了吗?”
  重赏之下
  英国首相丘吉尔急于赶到下议院去开会,他叫了一辆出 租汽车。车子到达目的地后,他下车对司机说: “我在这里大约耽搁一个钟头, 等我一下吧。” “不行,”司机坚决地回绝,“我就要赶回家去,好在 收音机里收听丘吉尔演说。” 首相一听这话,不禁大为惊喜,于是除照价付了车资之 外,又重重赏了他一笔可观的小费。司机望着那笔意外的收 入,很快就改变了主意。他对乘客说:“我想了一下,还是在 这里等着送 回去吧。管他妈的什么丘吉尔!”
  园丁的故事
  一个美国女子到巴黎游览。有一天她看到有个老头在一 所别墅花园里浇水,那勤恳认真的姿态,使这位美国人很有 好感。她想,法国人真是头等的园丁,在美国百里也难挑一, 现在既然邂逅,为什么不带一个回国去呢? 于是她就走到那位老头跟前,问他愿不愿意赴美国去做 她的园丁,她可以给他很高的工资,还可以负担他的旅费。 又把美国瞎吹了一阵,仿佛那儿遍地是黄金,外国人去了都 可以发财。 “夫人,”老头儿回答说,“真是不巧得很,我还有另 外一个职务在身,一时离不开巴黎。” “ 统统辞掉吧。好在我会给 补偿的。 除了园丁, 还兼营什么副业?是养鸡吗?” “不是,”老头说,“我希望他们下次不要再选我,我 就好来接受 给的差事。” “选 做什么呀?” “选我做总统。”“ 是……” “我就是安理和总统。”
  模仿
  一次,好莱坞为电影表演艺术家查理·卓别林举行生日 宴会。宴会结束前,卓别林用抒情高音演唱了一首意大利歌 剧插曲。 在座的一位朋友惊叹不已:“查理,我们相处多年,也不 知道 唱得这么好啊!” 卓别林回答:“我 本不会唱歌。这只不过是在模仿剧中 人恩瑞柯·卡如索罢了!

展开全部

《儒林外史》的作者吴敬梓属蛇,蛇在当地被鄙视为贱虫,因此那些富家子弟常常拿这个来奚落吴敬梓。
有一次,一个富家子手里拿着一只鹰,因为鹰吃蛇,他径直来到吴敬梓面前,一脸鄙视的问吴敬梓:“秀才,我属羊,你属什么的?”
吴敬梓不慌不忙地说:“我属蟒。”
富家子一下子楞住了说:“你不是属蛇么,怎么又属蟒。”
吴敬梓说:“以前属蛇,现在已经长成蟒了。还专吃孬羊。”

展开全部

屎太浓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